琴倾

我也曾有把做饭当成“玩”的时候😂
——认炊烟、几家蜗舍,映夕照、一簇渔舟。
曾经很喜欢看呀。

隔窗户迷之效果😂
雪后太冷了太冷了太冷了……

vsco的07滤镜很好看!翻到一张在大佬指导下的旧图。

歹街3P,据说是去年九月份才开的,二七那边的一条美食街。
要赶回去吃饭所以吃了一小份爆肚和一碗炒酸奶就匆匆离开了,味道都不错的。有家叫“你瞅啥”的榴莲烤吧😂

胃是一座城,吃亮每盏灯。
今天中午铁板烧 7P

一点都不反感看襄阳王,有时候希望他出场多一点。
很喜欢章贺,尤其是看过施襄夏之后。
不谄媚逢迎,一身风骨,兼琴之淡泊与棋之中正。
我小时候常常念叨这个人,去年和妈妈去海宁的时候,我妈先在地图上找围棋圣院😅

万事翛然只有棋,小轩高净簟凉时。
阑珊半局和微醉,花落中庭树影移。

[KF背景、包策]光阴一折

学妹一直脑补先生做主簿前的相见梗,课间码了个流水账给她233

>>>>>
雨初停,有朦胧雨水气,自乌色檐角滴落几点来。

许是在长公主府上思索太深,竟不曾留意下过一场雨,直到水滴恰好滴在包拯脸上,他才堪堪抬起头,正巧看着损友庞某人抬步走进轿子里。

“诶呀死螃蟹,你是要把我一个人扔在这儿——”

庞籍只掀起帘露了个脑袋,“包子,本公子好心提醒你,别忘了拿墙角的东西!”

“嗯?该不会是什么线索——”

面上神情突然变得认真,却只拾起了一把伞。

这把他送给公孙策的伞,他是记得的。

第一次挨扇子打,他更加记得。


>>>>>
那年他于午后到城外闲步,看秀水青山,第一次遇到红尘写意山水客。

不知溜达了多久,透过枝叶的细碎的日光全然消失不见,江风裹着细雨扑面,行人匆匆向不远处茶寮奔去。

包拯心里怨这雨扫了兴致,向店家要了壶茶和一碟茶酥,抬眼见江面上遥遥驶来一叶小舟,船头的人一身素衫,却未撑伞。

虽看不清面貌,但包拯那时只觉得是梦中缥缈烟色,烟雨里极风雅的一抹。

待船泊在浅滩,船上的人这才跑过来避雨。人就坐在包拯邻桌,抿一口茶后摊开包袱里的书和纸晾着,望着远处出神。

少年人总是有好奇心起,包拯拿着茶酥看他,不觉已俯了身,缓缓勾勒起印在青绿天水色间的轮廓来。直到恍惚间那人手臂一动,刹那惊起神思,忙低下头装模作样。

本是梁上君子相似作为,他却不以为惭愧,还暗暗瞥见袖边轻摇,原来是在纸上记了几行文字。

嗯,人好看,手好看,字也不错。

就是下雨天还那么悠闲,不知道某个地方有没有问题。



上任之后不曾招到主簿,包拯近几日有些郁闷。

他时常想起曾经遇见的清风一缕,以他没脸没皮胡搅蛮缠的性子竟然没凑过去“结识”一番。那日他想要询问姓名时雨已经停了,渔家打着竹篙,荡开了水波离去。桌上的茶还没冷,仿佛还余剩墨的香。

至于他贴出告示招主簿……那日返程时路过说书人的摊儿,他想着反正难得清闲,便端了搪瓷杯儿坐下听书,之后被“抢了东西专等那小贼前来”这一处细节触动。

说不定是个落榜的书生,若还无处落脚……

贴了一个月后终于看到了人。



天地间很静,叶深处的鸟鸣比任何时候都清晰。

然而早已烂熟于心的说辞一个字都记不得,他循着自己心思只轻声讲了一句“成为朋友”,就见那人点点头走进了府衙。

傍晚雨势又起,包拯抱着早准备好的伞拦住要出门买医书的公孙策,没等来对伞柄“策”的刻字的夸赞,那人先注意到了伞面上某人的自画像。

他曾看了满纸刀光剑影。

没想到书生挥扇力气也这么大。


>>>>>
“啊——”

“庞大人怕是连饭都吃过了,大人站在这儿半天不动是想干什么!”

“先~生~本府这么聪明不会忘记把伞带回去的……”

“哦。

“刚才买的东西,大人自己拿着,走吧。”

“先生先生,你怎么知道我爱吃茶酥,该不是早就注意到……

“啊——”


灯火渐明,骨子角楼周围人流涌动。

有人笑着捏了一块茶酥送进旁边人口中。

Fin.


========
萌包策好多年
感谢这些日子太太们的投喂030
感谢一起追剧的小可爱~
求GD😘